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诸天一道

第376章 小福小禄,琴音袅袅

诸天一道 小白红了 12788 2021-05-03 22:24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诸天一道 热门小说吧(www.rmxsba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……

  徐凤年和老黄走了,去继续他们的江湖之旅。

  青城山上,风雨萧萧,雨季到了。

  听灯亭中,叶千秋弹起了古琴,一曲高山流水,直教大珠小珠落玉盘。

  赵玉台手持油纸伞,从铁索桥上踱步而来,站在亭中,听这一曲高山流水。

  待一曲落罢。

  赵玉台轻声道:“多谢。”

  “姑娘客气了,举手之劳。”

  叶千秋抚着琴弦,尽显洒脱。

  赵玉台道:“原来掌教真人也是剑道高人。”

  “不知掌教真人可曾去过吴家剑冢?”

  叶千秋笑道:“没去过,不过将来有机会可以去看看。”

  赵玉台闻言,许久无声,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叶千秋的琴音越来越急促,雨幕仿佛与这天地都连接成了一片。

  良久过后,赵玉台又出声问道:“那日真人以云气为剑,作下四十字歌诀,令玉台受益匪浅。”

  而后,赵玉台朝着叶千秋浅浅一躬身,身为吴素剑侍,她这一生很少如此敬佩除了小姐吴素之外的其他人。

  不管叶千秋是有意还是无意,目的到底是什么,这一拜,她都得拜。

  一来是为了感谢叶千秋让徐凤年和她重逢,二来是为了感谢叶千秋的那四十字剑歌。

  短短四十字,无论是剑意还是剑招,都已经臻至了令赵玉台望尘莫及的地步。

  方才让赵玉台的境界再有提升。

  昨日,她收到了来自北凉的回信,信上言,以不变应万变。

  赵玉台明白,不论如何以不变应万变,她身处青羊宫,就无法回避叶千秋。

  既然回避不了,对方似乎并无恶意,那自然要多多接触。

  叶千秋对赵玉台的恭敬,没有多余的表示,只是琴音未曾停歇。

  雨是越下越大了。

  风雨中,薄雾里。

  铁索桥上,有道姑撑伞听曲。

  听灯亭中,有道人以琴音和天地之音。

  吼!

  深山林间,似乎又传来了虎夔小草暴躁的吼叫声,不知又是林间的何种野兽遭了殃。

  待一曲完毕。

  叶千秋轻叹:“一曲肝肠断,天涯何处觅知音。”

  赵玉台身躯微颤,紧紧握着伞柄。

  ……

  山中岁月流转,青羊宫中分了日月。

  又是一年冬。

  吴灵素奉命前往皇城太安,临行前,吴灵素来向叶千秋问安。

  叶千秋让他带上一百零八混元无极神霄剑阵道人一同前往,神霄剑阵自有光华,当耀满京华。

  吴灵素去了,山上便更清净了几分。

  叶千秋依旧在修炼,闲暇时教教徒弟,给小草讲讲道和理。

  自从叶千秋吩咐吴灵素让他带人清理青城山草寇蟊贼之后,青城山的蟊贼草寇是彻底绝迹了。

  时日一久,山上草寇渐无的消息也慢慢不胫而走。

  青羊宫的香火也慢慢好了起来。

  附近城中的郡守都是啧啧称奇,说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,青羊宫的青城王竟然除寇了。

  不过,看热闹就是看热闹,也没人真去关心这青城王吴灵素为什么突然扫起了草寇。

  时间一晃,便又是两年多过去。

  山上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。

  就是孩子们长大了不少。

  比如说小山楂,这两年个头猛窜,虽然才十二岁半,但个头已经奔着一米七去了。

  小雀儿也十岁了,姑娘家是越出落越清丽。

  这两孩子成了叶千秋座下的金童玉女,在青羊宫中地位超然。

  这一日,叶千秋依旧和往常一般,带着小山楂和小雀儿前往山间去看望虎夔小草。

  小草的产期将近,脾气越来越暴躁,时常半夜里不睡觉,嗷嗷嗷的叫,也不知道在叫唤什么。

  不过,叶千秋对这上古凶兽是真不错,想把这虎夔小草培养成神霄派的镇山灵兽。

  这几年给小草讲道也不是没有作用。

  这上古凶兽本就灵性十足,日日听叶千秋讲经说道,终究还是有了不少长进。

  只不过虎夔骨子里透着一股凶戾之气,想要把这股子凶戾之气控制住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  凶兽终究是凶兽,更合适还是怀了胎的凶兽。

  当叶千秋带着小山楂和小雀儿来到虎夔小草的居住地时。

  小草正趴在一跨巨石下喘着粗气,这一片山林古木悉数折断,看样子是小草昨天晚上折腾的。

  小雀儿见她没精打采的,好像是病了,急忙朝着叶千秋喊道:“师父,师父,小草是不是病了。”

  叶千秋看小草这模样,就知道这家伙可能是要生了。

  随即,落在小草的身边,一手按在小草的腹部。

  小草身上的红色渐渐转黑,这代表着小草的凶戾之气在渐渐消失。

  叶千秋明白,这可能是小草难产了。

  叶千秋一边在顺着她的气息,一边在给她助产。

  过了小半个时辰,两头小巧玲珑的猩红幼崽终于从小草的肚子里一前一后的出来了。

  生孩子被折腾的没了什么气力的小草老老实实的趴在那儿。

  叶千秋把两只小虎夔放在了小草的怀里。

  小草伸出舌头在一雌一雄两头小虎夔的脑门上轻轻舔舐着。

  叶千秋看到这一幕,微微感慨,生命真是这世上最神奇的东西。

  两头小虎夔在母亲小草的舔舐之下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  叶千秋见小草刚刚生产,身子还有些虚弱,便让小雀儿给小草服用了两颗草还丹。

  两头小虎夔睁眼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小草在吃草还丹,嗷嗷嗷的叫起来。

  小雀儿也给这俩小崽子各自喂了一枚。

  两头小虎夔吃了草还丹,这才心满意足,他们对外面的天地也十分好奇,扭头四处看着。

  吃了草还丹的小草恢复了不少气力。

  带着两头小虎夔缓缓朝着山间行去。

  刚刚落地的两头小虎夔不愧是上古凶兽的种,顷刻间已能踉跄行走,跟在小草屁股后边儿,越走越欢。

  叶千秋见状,带上小山楂和小雀儿跟了上去。

  只见小草带着两头小虎夔来到一处溪水畔,小草让两头小虎夔走进溪水里,两头幼崽没入清澈溪水,在水底如履平地,游玩嬉戏,扑腾出水花无数,离溪畔稍远了。

  小草就会把孩子给扒拉回来一点。

  小山楂和小雀儿见状,也忍不住跳入溪水里,和两头小虎夔玩耍起来。

  两头小虎夔天生力气大,扑腾的水花也不小,跑的还飞快。

  不多时,几乎已经能踏波而行。

  等玩的累了,小草带着两孩子上了岸。

  卧在了叶千秋的跟前。

  叶千秋给小草讲起了道经,两头小虎夔倒是不认生,趴在叶千秋的腿肚子上,呼呼呼的活蹦乱跳。

  叶千秋拍了他们的脑袋一下,让他们老实点。

  本来不停闹腾的幼夔在叶千秋拍了脑袋瓜子之后,便安静下来,蜷缩在叶千秋脚下,纹丝不动,晚出生一步便只能做弟弟的雄虎夔若是动弹一下,便被体型其实输给它的姐姐咬上一口,它也不敢还嘴。

  待讲完了经之后。

  小雀儿在一旁仰着脑袋问叶千秋:“师父,您还没给这俩小家伙起名字呢?”

  小山楂在一旁抬手指着两头小虎夔道:“这个叫大虎,那个叫二虎。”

  小雀儿撇撇嘴,道:“一点都不好听。”

  叶千秋闻言,笑了笑,道:“小雀儿,你给起一个?”

  小雀儿支棱着脑袋,想了半天,缓缓说道:“就叫小福和小禄怎么样?”

  叶千秋笑道:“行,那他俩就叫小福和小禄了。”

  “小福?小禄?”

  小雀儿蹲在两虎夔幼崽面前高兴的唤道。

  ……

  转眼间,又过了些时日。

  坐于山巅修行几载的叶千秋,只离元婴一步之遥,叶千秋便在山间寻了一处密林,让小草在外边候着,他则是准备破境。

  这金丹破境元婴,对叶千秋来说,不是难事。

  不过,叶千秋要风雷齐聚,借机对天地感悟一番,所以才没有选择在青羊宫中进行。

  主要还是怕动静太大,惊到了宫中弟子。

  一转眼,叶千秋已经闭关六日。

  这到了第七日,便是最关键的一天。

  叶千秋体内阴阳二气交泰,金丹化婴之时将至。

  天上阴云密布,雷音浩荡。

  守在林子外面的小草感觉到了来自天地间的压力,变得有些焦躁起来。

  就在这时。

  前方密林中传来一阵异样声响,惊起几只寒鸦。

  虎夔小草站起身,望向密林。

  一头黑熊冲了出来,地面被跺得一震一震。

  黑熊獠牙外露,满嘴秽气。

  却是在仓惶逃窜。

  又是轰的一声。

  密林传来气势更盛的地震。

  不多时,一只体型比黑熊还要庞大雄壮的黑白大猫奔袭而来。

  那大猫的肩膀上还扛着一个提着竹枝的小姑娘。

  大猫三下五除二的就追上了黑熊,把黑熊一巴掌拍到了极远处。

  在大猫肩膀上坐着的小姑娘出声笑了起来。

  “呵呵呵。”

  这时,在林外守候的虎夔小草看到那大猫之后,身上的黑毛都竖了起来。

  身上的颜色都在慢慢的由黑转红。

  大猫看到虎夔小草,张开了血盆大口,一手捶胸,嗷嗷嗷的叫了起来。

  坐在大猫肩膀上的少女从大猫的肩膀上一跃而下,又落坐在了一旁的树梢上。

  此时,只见那大猫和虎夔小草遥遥对视。

  下一刻。

  大猫嗷嗷一吼,快速朝着虎夔小草冲了过去。

  大地在一瞬间震颤起来。

  大猫的速度极快,身形飞速奔走间,地动山摇。

  虎夔小草双眼变得通红,唰的一下,化作一道红色的影子,与大猫在山林间搏斗了起来。

  大片的树木被这两个庞然大物给撞倒。

  林子里,霎时间变得一片狼藉。

  那手里拿着竹枝的少女在林间跳来跳去,躲避着两头庞然大物。

  吼!!!

  嘶吼声,咆哮声,在山林之间,不停的回荡着。

  ……

  凉州。

  清凉山,北凉王府,听潮亭中。

  一个稍显驼背,却衣着华贵的老头子走到了八楼。

  楼中竹简古籍遍地散乱,一张紫檀长几,放着一盏昏黄飘摇的烛灯,几角搁有一只装酒的青葫芦,一条红绳系着葫芦口和一人的枯瘦手臂。

  那人席地而坐,披头散发,一张脸惨白如雪,眉心一抹淡红,仔细一看,犹如一颗倒竖的丹凤眼。

  他一身麻衫,赤脚盘膝,下笔如飞。

  老头子捡起地上的十几份竹简,整齐放好,这才有地方坐下。

  “来得急,忘了带酒。”

  披头散发的那人没言语。

  老头子显然对怪人的沉默习以为常,自顾自道:“凤年走了,我也要进京了,说来也怪,密探打听了几年时间,都没能挖出那位叶真人的根底。”

  “这几年,玉台时不时的会传消息回来,我们对这位叶真人倒也算是有了些许了解。”

  “三年前,吴灵素带着一百零八神霄道士入皇城,在皇帝面前以一百零八道神霄惊雷光耀京华,据说可困杀指玄。”

  “义山,你说那位叶真人当真是陆地神仙吗?”

  枯槁如鬼的男人开口,如一股金石声。

  “没见过,不好说。”

  老头子啧啧道:“算一算日子,凤年也该到雍州了。”

  病痨子男人拿起葫芦,倒了倒,没酒了,顿时索然无味,于是停笔,眼神呆滞。

  老头子站起身,抬头望着南面墙壁一幅地仙图,负手道:“义山,你说这江湖是不是又要起风了?”

  病痨子男人道:“好风凭借力,扬帆正当时。”

  老头子闻言,淡淡一笑。

  作为离阳王朝硕果仅存的异姓王,在庙堂和江湖都是毁誉参半的北凉王徐骁作为一名功勋武臣,可谓得到了皇帝宝座以外所有的东西,在西北三州,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主宰,只手遮天,翻云覆雨。

  然而,他百年之后,北凉基业能否继续存续,他的儿女能否安生,是他心中最为担心的问题。

  四年多前,他的儿子徐凤年被他扔到了江湖里。

  四年多后,徐凤年二入江湖。

  ……

  青城山的山道上,有人骑马徐徐而来,后边还有马车跟着。

  为首的公子哥双腿夹着马肚子,抬手指向巍峨山峰,和一旁马车上的人说道:“青羊宫就在山顶,若是雨后天晴的夜晚,可以看到千灯万灯朝天庭的奇观,只不过我这也是听老黄讲的,不曾亲眼见到。”

  “当年在山下那边便被人打劫,跑得差点累死,慌不择路,骑马进了林间,被一根低垂枝桠给打下了马,差点被那伙草寇给砍喽。”

  “好在有惊无险,承蒙一位姓叶的真人相救,还因祸得福见到了姑姑。”

  “临行前,那位叶真人隔着云雾,请我和老黄喝了一杯酒。”

  “临了,那位叶真人以云气做诗篇,洋洋洒洒的在半空中写下四十字的歌诀。”

  “老黄看了,眼泪汪汪的说了句好,后来我才知道,这老小子看了那云中剑歌,又有了些许感悟,也得亏是四十字歌诀的感悟,让老黄使出了一招剑十,才没死在武帝城下。”

  “不过,死是没死,但成了活死人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”

  “老黄总说,那四十字云中剑歌之后肯定还有,若是能看完全篇,他说不定能悟出剑十一来,可惜了,老黄要是今天能来,说不准再听一遍四十字云中剑歌,便会醒来了。”

  马车里坐着的有几个人,除了三位女眷,便是一位断臂老头儿。

  那老头儿身材矮小,留着两撇山羊胡子,披着件陈旧破败的羊皮裘,浑身感受不到任何气机流转。

  只见他听到公子哥的话,忍不住从窗户边上探出了脑袋,干巴巴的说道:“小子,黄阵图真是这么说的?”

  公子哥撇嘴道:“那可不咋滴。”

  断臂老头儿浑浊的双眼闪过一抹亮光,嘀咕了一句。

  “这倒是有趣了,江湖何寂寥?”

  在公子哥身后徐徐而行的一个老道士疑惑道:“青羊宫何时又多了一位姓叶的真人。”

  就在这时,众人只听得那悠远山间传来一阵阵嘶吼声,咆哮声,那声音豪横至极,声声如雷,不绝于耳。

  公子哥突然抬头看了看天穹,道:“天怎么阴了?”

  “这是要下雨了吗?”

  “吕钱塘,赶紧的到前边儿开路,通禀青羊宫的道人去。”

  ……

  山野之间。

  一大片的林子树木已经被糟蹋的不成样子。

  狂暴无比的两大凶兽在不停的来回交错。

  大猫的双爪锋利无比,即便是虎夔小草的黑鳞变红都难以全身而退。

  手持竹枝的少女在林子里不停的飞窜。

  嘭!

  大猫和虎夔小草再度相撞。

  虎夔小草勇悍非常,与大猫相撞之后,又飞速退开,忽然猛的张口,竟然吐出一道红色气流。

  那红色气流直接朝着紧随而至的大猫身上扑去。

  大猫速度不减,红色气流落在它的身上,竟然直接在它的身上割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血肉乍现。

  远处观战的少女见状,抿起了嘴。

  大猫愤怒的狂吼。

  就在这时,天穹之中,数道粗壮无比的紫雷突然落下。

  轰轰轰!

  一时间,本来就一片狼藉的林子,倒地的林木瞬间被从天而降的紫雷给轰了个粉碎。

  一道紫雷从大猫和虎夔小草的中间劈下,劈出了一道鸿沟。

  让大猫的身形一滞。

  这时,只听得一阵笛音从林间袅袅传出。

  不多时,一个身着紫衫道袍的年轻道人从天而降,道人手中拿着玉笛,玉笛放在嘴边。

  笛音清脆而又舒缓。

  暴躁的大猫和愤怒的虎夔,情绪渐渐的都平息下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