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穿越林正英世界

第775章 斩杀拉斐尔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穿越林正英世界 热门小说吧(www.rmxsba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“我说,秦广王殿下,你这可是心虚的节奏啊!”苏黎世此时不动声色的开口说道。

  “特么的,我心虚?那就这样,既然你想去的话,那你就去,反正我呢是不会去与你一起瞎胡闹,

  走吧,我带你过去之后就自行离开!”秦广王闻言愤怒不已,气呼呼的瞪着苏黎世说道。

  “我说,你这样做那可不成,咱们怎么说也要当面对质一番那才可以,这片村子我已然看过,至少有千人之上,

  如果真是你们所做的话,那么这罪孽我不说,你也清楚不过是不是?”苏黎世闻言开口说道。

  “这件事情确实处处透露出诡异,要不这样,由我来调查,给我七天的瞬间,七天之内我肯定给你个交代,

  如果没有的话,我就拉上你再加上其余的阎罗一起去找地藏王去对质,你看如何?你苏黎世也不差这七天的时间吧?”秦广王闻言开口说道。

  “可以,那我就静候秦广王殿下的佳音啦。”苏黎世原先打算的是穷追不舍,但在细想一番之后,便抛弃以前的想法,

  原因就在于他现在和地府处于蜜月期,如果因为这件事将关系给搞僵的话,那就是得不偿失,

  况且,以后还说不准还要依靠地府的力量来对付罗睺与女娲,因此他便点头答应下来。

  “苏黎世,这片遗迹我看至少已然消失几十年的时间,你怎么会如此的上心?你这无利不起早的性格,我可是略知一二,

  你特么的,该不会是想在地府之中敲诈些什么吧?”秦广王闻言不由得松下一口气,旋即看着四周的遗迹,开口朝苏黎世说道。

  秦广王随着压力的消失,理智也逐渐的恢复到往常,在转念一想之下,便已然猜测出苏黎世的那个小心思。

  “呵呵,你觉得我是那种人?事关天下苍生,焉有不管之理?”苏黎世闻言不由得心神微动,旋即微眯着眼眸,开口说道。

  “是,你呢也不要这么着急的否热,你呢就自己来算一下,你自地府之中敲诈过多少的东西啦?

  我跟你说,这次呢你想都不要想,地府之中已然没有你可以用的东西啦,回去吧,七天后我找你?”此时就见秦广王郑重的点点头,说道。

  话落,秦广王完全不给苏黎世留有任何说话的机会便瞬间消失在原地,看的是苏黎世目瞪口呆。

  不过苏黎世随后便不再多想,呵呵,可不可以敲诈些东西,这可不是秦广王你自己所说的算数,

  那咱们就七天之后再见分晓如何?接下来苏黎世他便再次按照自己的计划朝着西边飞将过去。

  与此同时,拉斐尔在经过千里跋涉之后终于抵达茅山山门,他看着恢弘大气的山门,面庞之上的神色那是愈发的凝重,

  不愧是有着三位八翼天使的门派,在经历过天地断绝的时间之后,依然可以有如此浑厚的实力。

  尽管这里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,但这可不能相比,他是身,想一想教会之中的那些人,与这里的人有可相比性吗?

  拉斐尔在呼出口浊气,旋即再次检查自己一番,在确定没有任何气息外泄之后,这次一步步的朝着茅山之上走去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擅闯茅山?”就在他刚刚走到半山腰之时,一股淡淡的金光便直接激将他阻挡在原地,

  随着这道金色光芒的出现,就见一道身影迅速的闪现,落在拉斐尔的面前,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“我乃是京都人士,此次跋山涉水过来是为拜师前来,还请这位……”拉斐尔见此情形,不由得微微愣神,怎么会这么的敏感?在短暂的沉默之后,开口说道。

  “哦,前来拜师?”中星神闻言眼神之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冷芒,呵呵,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好诓骗不成,

  可以触动茅山护山大阵之人竟然会说过来拜师?你这是开的什么国际玩乐?真当茅山的护山大阵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引动的不?

  尽管拉斐尔已然竭尽全力的来掩饰身上的气息,但中星神他还是感觉到一丝怪异的气息,好像是……天使?

  “见过两位夫人,这人是为拜师而来。”就在这时,岳绮罗与聂小倩自后面飞将而来,中星神见到两人立马开口说道。

  在说话的同时,便将自己的发现传音给岳绮罗与聂小倩两人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岳绮罗听闻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拉斐尔,在沉默片晌之后开口问道。

  “我叫朱祷世!”拉斐尔闻言开口回答道。

  嗯?朱祷世?诛道士?岳绮罗闻言不由得眼神闪烁,旋即不客气的嗯上一声,开口说道:

  “那就这样,你呢就先在这里稍后片刻,待我呢去寻问一下我家夫君,该如何处理!”

  …………

  正午时分,苏黎世正背负这双手在关中河套地区的黄河北岸缓步的前行,一面探查着河水之中的气息,一面观赏着四周的草原美景。

  虽然这些年已然出现滥采滥伐的现象,但并不算严重,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面依旧存在,

  尤其是在那湛蓝的苍穹之下,海天一线之间,令人在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渺小如黍的感觉。

  苏黎世突然心神微动,眼眸渐渐的眯将而起,呵呵,没有想到啊,竟然会有实力非常强的天使跑到茅山来拜师?

  是来这里当做卧底?还是准备针对茅山的内部,从而对整个茅山进行瓦解?

  在苏黎世看来,应该是后者居多,

  那个耶什么来着的神通秘术不容小觑,如果这个天使真的是打这个主意的话,那么或许用不了多长的时间,整个茅山就没有几个人可以保持住自己的心性。

  毕竟可以令岳绮罗说出实力非常强之人,就算修为再如何的差,那也是地仙大圆满级别的强者,要不然岳绮罗他根本就不会与他通信,便直接将其击毙于掌下。

  让不让他进去?这好像没有什么好考虑,但关键的却是现在的茅山之中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个天使,如果真撕破脸的话,那么……

  苏黎世在沉思片晌之后,也懒得给岳绮罗她们回信息,直接便在原地留下自身的一缕气息,便回返茅山。

  茅山。

  岳绮罗与聂小倩两人已然离开有一段的时间,但还没有任何出来的意思,拉斐尔在外面等的有些焦躁不安,

  但中星神的表情却是甚为的怪异,他是见识过西方天使的手段,曾经在天庭,十几个被魔气所侵染的家伙,

  竟然被他们这些天使硬生生的自入魔之中拽将而回,就凭这种手段,他就不得不小心防备。但他现在只是一个护法而已,具体的该如何来做,他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力,他已然打定主意,

  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,一旦苏黎世现身,就直接揭穿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,到那时如何来取舍,就看苏黎世如何来做。

  身在茅山内部的岳绮罗与聂小倩,她们也不是不出来,而是苏黎世他一直没有给她们回信儿,她们如果出来的话,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处理,

  尤其是刚才岳绮罗察觉到自己根本不是拉斐尔的对手,因此这才有些犹豫不定,是否要在这个地方与拉斐尔开战。

  舅子她纠结之时,茅山的山脚之下突然地出现一道人影,就见那道人影在转瞬之间便来到拉斐尔的与中星神的不远之处。

  “掌门,这个人有问题,我自他的身上已然察觉到天使的气息,是西方教会那边的人,

  他来到茅山肯定不会是拜师学艺,请掌门你决断。”中星神看到来人双眸不由得一辆,快速的跑将过去,低声说道。

  苏黎世闻言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而后看向拉斐尔。

  拉斐尔的修为不是假滴,天仙初阶的修为足以令他聆听到方圆百里之内的风吹草动,对于中星神所说之语,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只是……他仔细的看向中星神,好像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家伙是不?他到底是自哪里冒出来的啊?

  “你的修为与那个幸布雷梵达.亚历山大相差不多,你是谁?拉斐尔、加百列?还是……”

  就在他思虑是不是要装傻充愣之时,就见苏黎世他缓步的上前,走到他的面前开口说道。

  苏黎世的话一出,拉斐尔所有的侥幸瞬间全部崩碎,但更多的却是震惊,他原本认为斩杀幸布雷梵达.亚历山大之人肯定是东方天庭众人,

  却如何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是眼前的这个茅山掌门,我说,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的强?

  “苏黎世?茅山掌门?”拉斐尔在良久之后,这才深深的吸上口气,开口朝着苏黎世开口问道。

  “我看来是说对啦,那你就说说吧,到我茅山到底是什么事情?如果是为幸布雷梵达.亚历山大报仇的话,

  那么本尊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,幸布雷梵达.亚历山大他死有余辜,本尊在多年以前便已然下达过道尊令,

  他竟然敢违背本尊的命令,就算是你们那个什么大天使长米迦勒过来也必须承认,

  如果不是的话,非常抱歉,我茅山容不下你这尊大神,本尊可以允许你活着离开。”苏黎世闻言点头说道。

  “我乃是十二大天使拉斐尔,没有想到茅山掌门你对于我西方的神位竟然是如此的了如指掌,

  尽管非常的不想承认,但我这次就是为幸布雷梵达.亚历山大报仇而来,今日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”

  拉斐尔闻言眼皮子直跳,旋即也懒得再掩藏自己的身份,变回自己原本的模样,手中突然的出现一把利剑,遥指苏黎世说道。

  “不错,有些意思啊!”苏黎世见此情形不由得双眸微眯道。

  拉斐尔闻言轰然的抬起长剑,开口怒喝道:“光明审判,光明之剑,斩!你给我去死!”

  此时就闻“轰轰轰”的巨响传来,随着拉斐尔的话音落下,就见这把长剑之上瞬间绽放出一股刺眼的白色光芒,

  其中所蕴含的那无穷的光明之力,苏黎世仅仅一眼便已然看出,这些白光其实就是一种可以将人心中的邪恶给无限放大,最终强行扭转成光明的手段。

  但这种手段对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管用,对于修为比他们高,呵呵,那就是不用言明,大家伙也晓得,

  他们也唯有眼巴巴的干看着,甚至还会因为激发敌人心中的邪念从而导致凄惨的下场。

  苏黎世此时不由得冷哼一声,旋即神念一转,伏羲剑破空而出,在瞬息之间将那股白光自中斩断,紧接着更是重重的斩在拉斐尔的长剑之上。

  随着“轰”的一声闷响传来,就见拉斐尔手中的那光明长剑瞬间段位两截,那磅礴的伏羲剑气,更是在瞬间贯穿他的身体。

  两人之间的修为相差过大,并且这里还是茅山的大本营,苏黎世他不可能这里乱来,因此刚一出手便动用全力。

  拉斐尔此时感受着身上所传来那阵阵的剧烈痛感,本能的低头看了下去,就见身体的中央部位被剑气所贯穿出一个犹如拳头大小的血洞,

  并且还有那无数的剑气在他的身体之中不断的肆虐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拉斐尔的话并没有说完,就闻“轰”的一声巨响传来,就见他那庞大的神躯便轰然的倒地,彻底的失去所有的生机。

  在拉斐尔身亡的那一刻,远在西方的教廷之中,那标注着拉斐尔名字的生命玉牌也轰然碎裂。

  教廷。

  米迦勒此时已然离开,教皇等人也被加百列给打发出去,因此此时那偌大的大厅之中唯有加百列一人在此。

  “东方?究竟是谁?竟然可以接二连三的斩杀大天使?”加百列此时看着那拉斐尔碎裂的生命玉牌,眼眸不由得眯将而起道。

  加百列对于拉斐尔的身亡并不在乎,最为主要的是,拉斐尔这个人与他并不算多对付,

  以前嘛,没少给加百列使绊子,但拉斐尔对米迦勒也没有什么好感,算是个中立之人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